港口煤价已降30 下行趋势已然确立

钱柜娱乐777

2018-07-10 21:16:34

  核心观点:五月份动力煤市场短期失衡是由于全国极端高温天气、限产结束后高耗能产业集中开工、今年汛期较晚水电出力不足导致的火电需求旺盛,供给端受到进口煤限制、环保安监导致的供给收缩,叠加5月份处于迎峰度夏采购旺季,煤价预期升高,电厂“恐慌性”抢购进一步推升煤价。此外,产地频频出事,市场中出现大量真真假假的“新闻”、“消息”提高人们心理预期,推高煤价。上述几种极端因素共同推动煤价大幅上涨。

  后期来看,5月份宏观经济已现颓势,去年夏季温度已经是历史高值,今年温度超过去年概率不大;水电开始出力;需求大概率回落。环保安监短期影响产量,但难以长期持续;铁路、进口煤政策向电厂倾斜,政策逐渐发力;供给得到保障。港口、电厂库存大幅上涨,电厂供煤能力很强,库存已经处于历史高位,电厂已经为迎峰度夏完成储煤。

  用五月份电量增幅10%来判断8月份市场行情是刻舟求剑的思维。最新市场信息显示,港口价格已下降接近30元/吨,煤价已到拐点,后期煤价下降将由港口传导至坑口,煤价已经走上漫漫“阴跌”路。

  极端因素叠加致五月份短期供需失衡

<3%,气温创同期历史新高,四大高载能行业用电同比增长,火电发电量增速为2017年8月以来最高。五月份短期供需失衡是以下这几种极端因素的叠加导致的。

<2℃)日最高气温突破历史极值。

  而去年五月份天气凉爽,空调负荷几乎没有,而今年空调负荷接近夏季温度,大幅拉动电量的同比增幅,导致今年五月份发电量同比增幅较大。

  二是春节偏晚,供暖季限产、两会结束后高耗能行业集中开工,贸易战影响下企业超产完成订单。导致工业用电增长强劲,房地产开工和钢产量当月同比创2016年下来年以来新高,全社会用电量超预期。

  三是进口煤限制,直接减少供给。贸易商、部分电厂心态发生改变,认为国家不会让煤价跌破570元/吨,导致大量捂货、抢货导致的煤价上涨。

  四是5月份正值电厂“迎峰度夏”储煤关键时期,恰好赶上五月份煤炭市场供需短期失衡,在煤价要涨到800元/吨的预期下,供应商“捂货惜售,”电厂“恐慌性”抢购,推动煤价暴涨。

  五月份的动力煤暴涨主要是由于几种极端因素的叠加导致。随着近期需求回落,铁路运力大幅增加,进口煤政策向电厂倾斜,港口、电厂库存出现大幅上涨。电厂完成迎峰度夏储煤工作。此外,导致五月份动力煤市场短期供需失衡的极端情况很难再次出现,后期受宏观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战影响,需求大概率回落,港口、电厂库存处于近几年历史高位,港口动力煤价格阴跌已经开始。

  一、产地环保、安监影响小于心理预期难以持续

  近期国家展开环保回头看、煤矿超能力生产检查,短期对煤矿生产产生了一定影响,但长期是难以持续的。

  环保、安监的确造成了一些减产和停产,产地端频繁出现的“新闻”,对人们的心理预期影响更大。安监环保的影响在一些媒体的渲染、无限放大之后,变成了“东胜煤矿全部停产”、“陕西重新开始276工作日”、“进口煤继续限制”这样的炒作新闻,利益相关机构发布虚假信息,媒体靠“假新闻”、“惊悚标题”获得点击量,煤矿、贸易商借此抬价。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公众号、微信群传播的传播速度极快,“新闻”、“消息”的狂轰乱炸,再加上人们心理上的放大,让人丧失了辨识度。而实际情况是生产受到一定影响,但小于人们心理预期。

  二、铁路、进口煤政策悄然发力,电厂供应能力强

<1%。铁路运力大幅增加,大幅提升电厂煤炭供应能力。

  6月22日,发改委副主任主持2018年全国能源迎峰度夏电视电话会议提出,“进口煤将作为调节手段”。近期铁路发力,进口煤通关时间明显缩短,进口煤大量通关,效果明显。从6月初到6月20日,沿海六大电库存增加151万吨。

  三、电厂迎峰度夏储煤工作已经完成

  在煤价上涨预期下,坑口抬价,贸易商“捂货惜售”,电厂大量“恐慌性”抢购,导致6月份以来电厂库存大涨。数据显示,截止到6月21日,沿海六大电库存已经到达1407万吨,已经处于近五年库存最高值,同比增加129万吨,比6月初高出151万吨,截止到6月21日,江内港口库存1336万吨,江内库存高企,已经连续十二周上涨,扬子江、太和、西坝等基本满仓。截止到6月21日,北方五港库存1980万吨,环比增加102万吨,同比增加267万吨。全国统调电厂库存已经达到万吨,处于近四年来最高。

  在产地供给持续收紧、日耗仍然处于相对高位的情况下,电厂还能迅速积累库存(沿海六大电短短20天库存增长151万吨),可见电厂的供煤能力之强。

  此外,电厂迎峰度夏储煤工作的完成也意味着,在夏季消耗400万吨左右库存,在9月份降库存降到1000-1100万吨水平,电厂迎峰度夏期间采购力度不会太大。

  四、今年迎峰度夏火电增幅不会超过5%

<8℃,与2006、2010、2013年并列为1961年以来历史第二高。2018年夏季超过去年温度概率不大。今年五月份电量增幅10%是由于去年五月份空调负荷低。由于去年夏季空调负荷已经很高,即使小概率高于去年温度,由于去年夏季制冷用电需求已经很高,今年制冷需求对用电需求的边际贡献不会太大。

  其次,今年5月份宏观经济指标下滑,数据显示“生产强、需求弱”,电量指标反映滞后。此外中美贸易战战火重燃,也会后工业企业生产造成较大影响,后期生产大概率下降。

  最后,近期环保加压,多地开始错峰生产。6月21日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要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个方面入手,在发电侧推动落实一定能力的调峰和应急储备机组,在需求侧组织可调节或可中断用电负荷,以保障电力供需平衡。预测迎峰度夏期间发电量增幅不到5%。

  五、国家提前做准备,今年供需好于去年

  经历了5月份煤价暴涨,国家从5月份就开始为迎峰度夏做准备。虽然最近政策有所失利,但是不要忘记,国家的最终目的是要将煤价稳定在“绿色区间”。6月22日,发改委副主任表示,迎峰度夏保供硬仗,要通过“四增”、“四降”、四破”、增加运力保障用电安全。6月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进一步完善电煤中长期合同价格机制,各种中长期合同形式,价格原则上稳定在绿色区间以内,外购煤成本较高的,价格不超过黄色区间。

  此外,对比去年同期,2017年6月份开始限制进口煤,去年“迎峰度夏”动力煤价格最高到达640元/吨左右,而今年无论港口、电厂库存,还是铁路运力、进口煤政策,形势均好于去年。

  因此,不要有刻舟求剑思维,不能仅用五月份的供需失衡判断后市,要多看数据、多论证。随着需求转弱,北方港口煤价已经下跌近30元/吨。上述论据也显示,今年夏季市场需求不会太旺,供给有所保障,动力煤价格拐点已经到达,煤价已经走上漫漫“阴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