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快评】票房花式造假?小心“刷”破法律底线

钱柜娱乐777

2018-07-10 9:16:53

4月28日,五一档首日,结合时代金曲ip的电影《后来的我们》以破亿的预售成绩一路领跑。电影之外,却被曝出出现了大量退票情况,被退票的影院总数接近4000家,退票总额在1500-2000万元。意外陷入“退票门”争议的漩涡,后迅速在微博、媒体中发酵直冲热搜榜首,一下子将受众的视野重新拉回到一直受到我国电影行业诟病的票房造假话题中。

  如今,中国内地已经是仅次于北美洲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然而,市场的规范却还是不够完善,时常发生票房造假的“丑态”。此次,《后来的我们》是当下电影产业在互联网时代走向垂直垄断前的“警钟”,需要受到监管、行业等各部门给予更多的重视,否则,最终受到伤害的只能是银幕前的观众,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这样的局面的产生?也让我们不得去不反思。

图为:《后来的我们》4月28日实际“退票率”

  问题一:花式造假?小心“刷”破法律底线!

  对于中国电影行业来说,票房造假早就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了。早些年有《阿童木》(2009)虚报票房引发广电总局介入调查,后有《叶问3》(2016)8000万假票房打破纪录,从偷票房、买票房、幽灵场再到退票门等“花式造假”,真是刷新小编的三观。如今,《后来的我们》又以强势的姿态加入其中,彻底引爆了票房造假这一“毒瘤”。

  在此,小编附上猫眼、淘票票两大票务平台全文声明:

图为:猫眼声明

图为:淘票票声明

  问题三:在线票务平台是受害者还是难咎其责?

  由于猫眼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独占50%的市场份额,在此次事件中不仅仅是票务平台,还担任了“发行方”的角色,因此,淘票票的声明却被认为,“虽是自证清白,但也难咎其责。”

  对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河北省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助理研究员刘勇认为:“中国电影市场繁荣局面来之不易,电影发行企业、电影院、第三方售票平台作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参与者、受益者,应通过自身的诚信经营,共同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打造文明诚信的市场环境,为中国电影市场的持续繁荣与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同时,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还认为,“此次《后来的我们》发生的退票事件,主要存在以下两个问题。一是退票数量较大,二是猫眼声称是黄牛退票。对于第一个问题,这一现象直接涉及到是否存在恶意刷单来提高影片评价从而吸引顾客。第二个,如果真是黄牛退票,消费者为什么会和黄牛在该影片的退票上产生如此高的同步,这些问题值得思考。”

  因此,不论是“自证清白”还是实有其责,都应该遵守电影市场的准则,严格遵从自己所作出的承诺和声明,真正做到有理有据有担当。建立更为和谐的电影市场竞争环境,最终保障的才是银幕前观众的利益。

  问题四:在线票务平台是否能“一人分饰多个角色”?

  我们所知道的是,在电影产业产业链中涉及到的三大核心环节——制作方、发行方、院线。但是,当下这三者之间与影片的制作方的关系的界线却越来越模糊。从而也衍生出了一系列利益关系,更甚者直接打破了电影市场行业构架的平衡关系。

  对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则认为,“该事件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猫眼了。如果猫眼只是单纯作为第三方票务平台完全相当于一个局外人的角色。猫眼作为该电影的发行方、销售方,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过多的角色已经让猫眼失去了独立性,也使得猫眼正面临着消费者以及影城方面的信任。此外,如果真存在提前购票再免费退票,绑架影院的排片来提高影片成绩,那么这种预售的数据失去了客观性,不存在参考价值,对于消费者来说,不再是便利而是一种负担”。

  不管你是不是想又当裁判员还是又当运动员,更甚是观众,都是可以的,至少目前市场上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一定得要坚定自身立场,分清角色背后的工作,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能逾越市场的“红线”。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此次票房造假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都给大伙儿造成一种该片很火爆的假象,以迷惑影院和观众,朋友友圈和影评号的情怀刷屏,加之这世界上最不缺少凑热闹的人,观众会担心片子火爆买不到票所以会提前购票,这样一来就相当于“火上浇油”,影片的预售价和热度自然也就水涨船高,做到了最好的营销。

  热度有了,票价也上去了,剩下就是退票了,最后受伤的也只能是观众。

  中国电影行业的发展未来可期,还有很多方面需要不断的完善,电影行业的健康发展不能单单依靠国家、政府一步步紧随其后,更多的是需要行业的自律,行业的自我规范。(文/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与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分析师姚建芳)